当前位置:QQ订阅 > 14年整理古籍 让70万本古书 “重见天日”

14年整理古籍 让70万本古书 “重见天日”

  【解说】记录著者、清点册数、存卷入档……山东省图书馆历史文献部7名古籍编目工作人员14年如一日,与70万本古籍争分夺秒“赛跑”,在古籍老化、损毁之前,让它们“重见天日”,发挥最大价值。

  【解说】记录著者、清点册数、存卷入档……山东省图书馆历史文献部7名古籍编目工作人员14年如一日,与70万本古籍争分夺秒“赛跑”,在古籍老化、损毁之前,让它们“重见天日”,发挥最大价值。

  【解说】7月9日,在山东省图书馆历史文献部,副研究馆员李关勇正在为一些医学古籍做编目。他介绍说,山东省图书馆大量的馆藏古籍,主要来自古代官员和富人的个人藏书,是以不同的方式搜集到的。

  【同期】山东省图书馆历史文献部 副研究馆员 李关勇

  在民国期间,济南作为一个省城,有大批的官员和富人都藏书。新中国成立以后,他们逝世了,这书也留不住了,就把书流传出来了。我们现在主要编目的书是明、清、民国时期书籍,以清本为主。

  【解说】记者在现场看到,每名工作人员都在认真地整理着每一本古籍的著者、书名、卷数、册数、存卷、钤印等详细信息。李关勇告诉记者,在古籍编目工作中,最大的难题就是无头无尾的破损古籍较多。

  【同期】山东省图书馆历史文献部 副研究馆员 李关勇

  书由于残缺,因此我们有时候不知道书名,在残缺的情况下,卷数也数不清楚,但是我们会积极地想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。比如说《论语》,《论语》方面的书没卷数,但是它是属于四书一系列的,我们知道《论语》有20个篇目,因此我们看看是不是20卷,最后在存卷的时候写上存多少卷。

  【解说】如果说书名及卷数是古籍编目中的一项重要信息,那么古籍的牌记则是整个古籍编目工作中的重中之重,古籍的牌记相当于现代图书出版物的版权页。

  【同期】山东省图书馆历史文献部 副研究馆员 李关勇

  先看一下有没有牌记,这个是我们编书版本的依据,很多书遗憾的是没有牌记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就会用我们的经验来看一下这个到底是什么书。比如晃眼一看就是宋本,但是我们仔细一看,通过纸张、墨色发现它起码是一个仿宋刻本。

  【解说】已经与古籍打交道20余年的工作人员贾秀丽介绍说,山东省图书馆的古籍编目工作于2005年启动,早于全国古籍普查工作。在她看来,能把古籍整理出来,是最有成就感的事情。

  【同期】山东省图书馆历史文献部 工作人员 贾秀丽

  有的时候你在整理的过程中,你会发现这个书好像过去没有见过,查了工具书什么的,其他馆都没有。就好像别人都没有的东西你发掘出来,很稀少,这时候也挺有成就感。这些东西已经在库里放得太久了,我觉得几十年,上百年可能都有了,这些东西再不整理是不行了。

  【解说】在山东省图书馆历史文献部里,“80后”的古籍编目工作人员毕晓乐正在仔细地整理着一本名为《桐阴论画》的古籍。在大学期间毕晓乐主修的就是历史专业,做古籍编目已有14年时间。

  【同期】山东省图书馆历史文献部 工作人员 毕晓乐

  古代的古籍是浩如烟海的,有一些可能以前记录的很少,查起来比较困难一些。你把这本书的来龙去脉,包括它的递藏关系,搞清楚之后,就给了它一个比较合理的身份。

  【解说】毕晓乐说,现阶段的古籍编目人员最短的工作年限也有14年时间。他们常年与古籍为伴,深知古籍承载着优秀传统文化,应该发掘出它们的价值,让更多的学者更方便地开展研究。

  (杨飞 济南报道)

责任编辑:【王凯】

  • 热点文章
  • 24小时
  • 7天
  • 30天